不是钱的事

作者:都梁记忆 时间:2019/6/18 10:52:47 2724人参与 0 评论



不是钱的事?

 文/都梁记忆 

——写在父亲节 


清晨六点,乘安心观乡村公汽进城上班,除了进城读书的学生,其他乘客稀少。乡村公汽越来越生意惨淡,基本靠跑通学的乡村孩子在帮衬。听说“今年秋季起乡村孩子不准到城区上学?除非家长在城里买了房子?”。


 洪水塘上来3个人:一男孩一老人一中年女人。男孩上车就大大方方叫司机“叔叔”?车上人都赞男孩有礼貌,但马上就有人说:男孩智商有问题!

 “他爸爸死了,昨天才落的葬”,中年女人说。 男孩爸爸患的是肝癌,33岁。太年轻!男孩还有个7岁的弟弟,在武冈城里读书,前几天在班主任手机上:跟长沙医院诊治的爸爸见最后一面……哭得半死。唉!傻的好,傻的朗然无事,聪明的痛苦:他知道世界上只有一个爸爸一个妈妈,还知道爸爸治病至少化去20万。20万与人财两空,在这个7岁男孩心中,痛苦过六月酷暑。


 中年女人是男孩的亲堂奶奶。对于侄子的病故,想是悲伤已烟消云散?她喋喋不休一分钟就将话题转移到自己打工赚钱上: 

“前年在佛山做,3000一个月。去年在虎门制衣厂,工资最高8000多,一年下来除去开销能余6万。今年活没去年多,因为这个事情回家已3次,上两次以为不行了,匆匆忙忙赶回来又没事——” 女人穿着打扮、表情言辞没有半分悲戚。这男孩大清早跟她进城?很兴奋。兴奋的理由是“能进城去吃饺子”。男孩脸上也看不出悲伤,车子较老旧,男孩衣服与车子很搭配。从上车到坐定,他十秒钟内移动了三个位置。 


“死去的爸爸才33岁!”,这是迄今为止听到最年轻的肝癌罹难者。死者父母应该也就五十出头。 “他爷爷瘦到只八十斤!”,一齐上车来的老人摇头说,声音极低,白多黑少的头发诉说着风中苦辛。 

售票员问收钱时,老人小心翼翼掏出5元钱纸币。售票员展开时发现纸币撕裂过、以大块透明胶粘上,便说“都粘成这样了!”,然后坐前排的中年女人数了钱,五元钱全是一元的纸钞票,钞票也旧,她数得很细心。


 车到龙溪铺,接二连三“蹦哒”上几个小学生,有男有女。坐我左手边的男孩相当胖,一上车递给售票员一元钱车费后,就迫不及待拿出一包辣条撕开来……这让我立刻想起被麻辣刺激“开胃”后的暴饮暴食:

 肝脏是解毒并显示机体健康的。进食后的食物通过肝脏排毒再贮存,以血、肉、精、脂肪等递增模式“压缩收藏”。吃得越多越营养,除了直接增加肝脏“工作”,体内贮存能量越多,身体越像一个“火药桶”。火药桶贮存越足,炎症越猖獗。这应该就是肝炎的来历?肝炎有许多种,罹患最多的是乙肝。为什么有这么多乙肝病?因为乙肝来得慢潜伏性好,它是以号称“营养”的“正能量”导致的。


 所有的生命来自天赋。父母创造我们生命时,物质条件决定我们的身体状况,父母的精神灵魂也决定我们的品性。父母生养我们时很穷,就决定我们今生今世必须素养。素养?就是靠素养生。素养者品性飘忽但良善,如风中轻摇的麦穗;荤养者气度豪迈而果敢,一句话就发飙“你以为老子是吃素的?” 

由此想到另一个有关话题:喝酒有害身体。喝酒真的有害身体么?

 如果体内能量太足,不能喝酒。

 如果体内能量太足,必须喝酒,但不能吃菜和吃饭。


 酒是雷管,能量是炸药。以雷管将炸药引爆掉,是减肥健身的便捷通道,但要估算好引爆时的撕裂度,如闹市区定向爆破高层建筑。更要注意的是,引爆时禁止携带炸药?


 在龙溪铺下了安心观乡村公汽,上了5路城区巴士。巴士还有几分钟才开,这时另外一辆巴士司机上车来,与同事闲聊。这司机高大魁伟,年轻俊朗,大清早的,他手上拤一条青瓜在啃?我估摸着可能医生告诉他,“不啃青瓜就啃胡萝卜,让清淡中和体液”?


 去年五月的一次酒局中,一位70岁的老哥说 “我儿子在怀化一家医院工作,问起他院里一位老医生:作么格(为什么)我爹一直在服降压药,血压却总降不下去?老医生说:

你爹以前喝酒吗?” 

“喝酒的,并且喜爱”

 “那你让他喝点吧”


 酒局中一致总结出,“酒能软化血管”。但现在我想说:

 以酒引爆能量后,血液血管败火了才能釜底抽薪,但千万别以喝酒名义吃大鱼大肉,酒与肉根本不是朋友,是敌人。酒是催化能量的,你见过西方人的酒会有鱼肉荤腥?酒会就是喝酒:让酒催化能量后,头脑越清醒情志越亢奋。而我们在消费假酒的同时、又在饕餮鱼肉,假酒和鱼肉在双重毁灭我们的肝脏。 

美食文化越推行,越拉动医疗经济! 


“当官三年,才讲究穿衣吃饭”。老话的含义,我们理解得有点偏。


 有次在长沙朋友家作客,头天晚上吃了大餐,晚饭后其他人打牌打到快天亮。早餐时候,丰盛的饭菜吃不完,女主人收拾时男主人还在吃,女主人让男人“吃完我好洗碗”,当即我就“反对”并建议她,“这年头宁可抛洒不可饱吃”。现在我想:

 我们为什么不效仿西餐,每人一份呢?西餐的平均,完全是为健康这主题。 


我没学过医,不信的尽管当我放屁。因为穷我不敢生病,因为穷我有病不敢进医院。因为穷我拼命在拆穿众多谎言。

 我更希望:大多数人拥有素质后,多出来消耗不了的财富,会俭省用来救济贫穷。


年复一年“农村医保金”逐步升高,我每年在缴。但我始终拒绝医院,身体不适或严重不适我在自我化解。公司每顿都是免费自助餐,我严格控制吃荤腥,尽管喉咙里“丝丝”作响。我想让“感冒”的部位在饥饿中焕发生机。生机?是生存危机激发出来的生命盛况。

 吃素?一直以来只有佛道僧尼在做。现在,佛道流行“放生”善举,试问?佛道弟子戒了荤腥么?


 下车时,我想起中年女人月工资8000的事情:贫贱的时候,思想贴着骨头;加班的时候,尊严在谋杀肉身。

 我在算:死者33岁,大儿子11岁,小儿子7岁,大的智障小的聪慧……死者初为人父时22岁! 仿佛看到:一株细弱的玉米倒伏在炎炎夏天,两穗才成形的苞谷靠六月的阳光将它们晒熟。离开秸秆晒熟的玉米粒,形状是瘪的。


 

2019.06.15于武冈



bsq1.jpg


02.jpg




关于作者:都梁记忆,本名黄家冰,字水平,武冈南乡人。命理学判为火命,名字中有冰和水。感谢这火命,燃烧了多余能量,才没能量做更大的好事或者坏事。

家冰1.jpg


0
感谢鼓励,多谢打赏!
资讯上传:都梁记忆     责任编辑:大发3d平台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不代表大发3d平台立场哦!请文明发言,非法字段将自动显示成星号(*)

0条评论

还没登录,马上登录! 登录立即注册
请登录
热门评论

作者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