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人网首页
  2. 武冈文学
  3. 小城旧事
  4. 猫头岩的传说(都梁故事)

猫头岩的传说(都梁故事)

作者:朱云峰 时间:2019/7/6 13:57:49 627人参与 1 评论

猫头岩的传说(都梁故事)
朱云峰

一、银葫芦与野猫狸
  云山脚下有个小镇龙溪铺,这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小镇,是武冈南乡人进出武冈古城的必经要道,故南乡一带有俗语云:“x哩毛晓得一个,还要过龙溪铺;x哩毛晓得一条,还要过龙溪桥”,龙溪铺与龙溪桥,都是当地很有名气的地名。龙溪铺离古城武冈五里许,故龙溪铺有个地方就叫“五里牌”,五里牌的山上有个洞,叫做猫头岩,今天,我们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龙溪铺与猫头岩里。
  很久很久以前,龙溪铺有个叫银葫芦(葫芦的“芦”字在武冈方言读音里为去声“luò”,如“落”字)的屠户,光棍一条,以杀猪卖肉为生。银是姓,葫芦是浑名,因为是孤儿,从小没大名,银葫芦长大后好酒贪杯,喝酒后说话做事都有点荒诞不经,用武冈话讲就是稀里胡涂或一窝糊的样子,所以大家都称他银葫芦,久而久之,这名声还传得挺大的。这银葫芦其实是个大好人,只是有个毛病,就是贪酒,每次非喝得大醉才罢休,因此,年近三十的人,又是远近有名的屠户,收入向来不错,就是因为贪杯和无父无母,所以一直都没有娶妻生子,他自己也不着急,当然也没人替他着急。

  银葫芦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因此每次做饭菜都是一做就是一天甚至于两天的量,以免餐餐劳累。每次吃剩后都把剩余的酒菜放在一个炕筛里(炕筛一般人可能没见过,这是过去武冈农村常见的篾器,图圆的,上有小盖,平时悬挂在炉灶的上方,主要用于冬天熏腊菜),再用一根绳子吊在房梁上,等吃饭时再把酒菜放下来。这是为防止老鼠或禽畜偷吃他的酒菜。
  这天,银葫芦把把炕筛放下来,准备过过酒瘾。可一看,筛子里的下酒菜明显少了些。银葫芦就有些怀疑。再喝那酒,明显觉得味道不对,比以前淡了许多。银葫芦更怀疑了,这一定是有人偷喝了他的酒偷吃了他的菜,又在酒里掺上了水。可门窗关得好好的,炕筛也没见弄坏,谁能来偷喝酒呢?
  第二天,银葫芦又去打酒。银葫芦家附近就有一个卖酒的,店主游老板大家都叫他游豆腐,是一个又打豆腐又兼贩酒卖的人家,只是因为他的婆娘长得漂亮乖态,很多人都想吃他家的豆腐也乐意吃他家的豆腐,而且油豆腐是武冈一带风味名吃,所以大伙就都称他为游豆腐,他本人为生意着想,也不忌讳人家这么叫他,因此游豆腐的名声很大,比银葫芦的名声还大,当然他的名声有相当一部分是仰仗于他的那个乖态婆娘。银葫芦喝的酒都是从游豆腐那里打的。一个有酒有豆腐,一个有肉,时间长了,两个人也成了名副其实的酒肉朋友,隔三差五地就坐在一起喝一壶。
   这里顺便说几句题外话,龙溪镇座落于赧水河上游支流龙溪河两岸,龙溪河的源头水乃是发端于云山、降木山、栗山等大山的高山水,水质很好,很适合于打豆腐,因此龙溪镇不少的殷实人家都开有打豆腐的小作坊,时至今日,仍有不少的龙溪人奔赴天南海北,以打豆腐为主业,其中不乏因此而成巨富者,今日驰名天下的武冈卤豆腐,其中有相当的一部分要归功于龙溪人。
  银葫芦打了一壶酒,自己喝了一口,还是那个醇正的味道。可放进筐里,下午再回来一喝,那味道又全变了。银葫芦就纳闷了,难道老鼠偷了,还是野猫狸吃了?当地有野猫狸,并有俗语:野猫狸偷的,野猫狸咬的等,都是形容一些无根无据无厘头的东西的话语。
第三天,银葫芦再去打酒就有了个主意。他打了两壶酒,却在一壶酒里放上了迷药。
  中午回来,银葫芦一进门就看到,一只毛色光滑比寻常猫狸大得多的野猫狸正躺在他床上呼呼大睡。银葫芦心里不觉好笑,看来野猫狸中也有与自己一样的好酒之徒。虽是异类,银葫芦却没动那只猫狸,只是拿出另一壶酒来,喝完后就在猫狸旁边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床上的猫狸早就没了影儿,看来它醒来后就跑了。此后,那只狐狸再也没来偷喝银葫芦的酒,他的酒又喝着有味了。
  几天后,傍晚时,银葫芦从城里卖肉后回家,挑着担子在路上碰到个猎人。猎人掮着一条长长的火铳,火铳上拴着一只野鸡和一个正在挣扎的东西,与银葫芦擦肩而过。银葫芦看到那拚命挣扎的家伙是一只野猫狸,野猫狸狸身上显然受了伤,腿上还滴着血。这不是几天前在自己家醉倒的那只野猫狸狸吗?
  银葫芦虽与这只野猫狸不沾亲不带故,可毕竟是同一个壶里喝过酒的,看见它这样,心里却很难受。他喊住了猎人,问是怎么一回事,猎人告诉他,这是下夹子捕的,准备回家处理后再卖皮卖肉,银葫芦就说:“能不能把这只野猫狸送给我,我看它怪可怜的。”猎人却不愿意。银葫芦看到他肉担子里还剩下三块没卖出去的猪肉,这其实也是回去给自己做下酒菜的,就提出以肉换猫。3块肉也不少了,猎人见他爽快,也就利索地同意了。
  银葫芦救下猫狸,对它说:“老酒友,小朋友,快回去吧,免得家人惦记,以后可得小心点。”那只猫狸满怀感恩地看了看银葫芦,就一瘸一拐地跑进深山密林里不见了。
  银葫芦虽然失去了三块肉,却觉得是做了一桩大好事,心里很高兴,照样从游豆腐那里买了酒拿回家喝。

二、惊天血案
  时间又过了几个月,那只野猫狸再也没出现过,银葫芦也早把那事淡忘了。
  这天傍晚,银葫芦到游豆腐酒店打酒,游豆腐却叫住他,说他今天进了新酒,约银葫芦一块尝尝。
  银葫芦很高兴,他从担子里拿出一块肉,让游豆腐拿去煮了做下酒菜,两个人好好喝一壶。
  游豆腐就对在柜台上的老婆喊:“翠莲,快把这块肉煮了,再给我们打酒来,记住打那坛新酒!”翠莲就是游豆腐的老婆,也是游豆腐的骄傲,更是这个酒店的招牌,人长得俊美,是当地有名的大美人。
  不一会,翠莲打来酒烧好肉,两个人就喝起来。游豆腐新进的酒果然很香,两个人不觉就多喝了点。可才喝了几杯,银葫芦就觉得那酒劲上来了,只觉得天旋地转的,心里觉得很奇怪,这酒劲咋就这么大?他见游豆腐先趴在桌子上不动了,也想回家睡觉,可还没等站起来,却一阵眩晕,趴在桌子上就不省人事了。
  银葫芦这一觉可真够长的,醒来已是第二天的大白天了。他觉得头重得如灌了铅似的,抬头一看,立即被吓得魂飞魄散。只见昨天傍晚坐在他对面的游豆腐,这会儿正仰面朝天地倒在地上,胸口还插了把刀子,人早已没有气息。银葫芦这一惊,连三天前的酒都给惊没了!再一看游豆腐胸前那把刀子,不正是自己平时杀猪割肉用的刀子吗?
  这时候,闯进几个差役来。见了银葫芦二话不说,铁链一抖,就把他给锁上了,然后拉起来就往武冈城里走。
  银葫芦被差役带到县衙大堂里。县令一拍惊堂木,说:“大胆银葫芦,你可知罪?”
  银葫芦跪在堂下,战战兢兢地说:“大人,我实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呀?”
  这时,游豆腐的老婆翠莲哭喊着在堂下喊:“大人,民妇的丈夫死得冤呀,请大人为民妇做主!”县令就让翠莲把事情的经过据实说来。
  翠莲说,昨天傍晚银葫芦和丈夫游豆腐关起门在酒店里喝酒,她就去了趟黄木冲娘家。她在娘家呆得有些晚了,娘让她住下,她一想,反正家里也没什么事,就住了一宿。可第二天一大早回到酒店,却发现丈夫游豆腐躺在地上,已经气绝身亡……“杀死我丈夫的人就是银葫芦,我走的时候他就在店里,而我回来后我丈夫却死了,胸口还插着他的刀,不是他杀的又是谁?”
   银葫芦脑子里“嗡嗡”地响,他此时真是百口难辩,只能连喊冤枉。县令却不理他,说人证物证俱在,铁证如山,重刑之下,屈打成招,判他秋后问斩,押进死牢里。
  事情过了几个月,银葫芦的死期一天天临近。就在临刑前一天夜里,京城巡按钦差于潮水大人巡按宝庆,一队人马打着马灯、抬着轿子行进在乡野间。这时候,突然就听到前方有人在喊:“都梁银葫芦,先生快去救!都梁银葫芦,先生快去救!”连喊了几声,在夜空里传得很远,但四下里却不见其人。都梁就是古时的武冈,于巡按是武冈杨柳人,自然也就晓得都梁指的是武冈,只是不明白这银葫芦究竟是什么东西?
  正在轿子里的于潮水大人也听到了,他掀开轿帘,问道:“是什么人在喊冤?”
  手下人说:“不知道呀,听那声音忽远忽近的,好像是鬼叫!”
  于巡按年轻时曾学过梅山教,通一点阴阳八卦神鬼之道,就想,可能是鬼怪在捣乱,也就不以为意,便放下轿帘让大家继续前行。
  可还没走出几米,于巡按突然觉得腿上一阵剧烈的疼痛,痛得他差点叫出来。他还以为是被蝎子蜇了,可他撩起裤腿来什么也没有。这时,前方又传来了“都梁银葫芦,先生快去救!都梁银葫芦,先生快去救!”的喊声,并且那声音比上次更大声了。
  于大人还是不理,让轿子继续前行。可刚行了十几步,于大人又感觉腿上钻心的疼痛,远处又传来了喊冤声。
  于大人还是没放在心上,继续往前走。没想到,还没走出几步,腿上又一阵疼痛,比上两次更厉害了。
  这回于潮水不得不想了:难道老家武冈真的出了冤情?他立即吩咐下去,昼夜兼程前往武冈看看。

三、以恩报恩
  于巡按进了武冈,见县令第一句话就问:“你牢里可有个叫银葫芦的?”县令好生奇怪,只好据实回答:“是有一个叫银葫芦的,他杀了人,将在明天开刀问斩。”于大人一摆手,说:“本官奉旨查案,查出他有冤情,要重审此案。”
  于巡按看了银葫芦一案的卷宗,马上就发现了破绽,因为里面说差役去捉银葫芦的时候,他还在呼呼大睡。一个人杀了人还能在凶案现场睡觉,这大大有悖于常理。他觉得这里面一定有冤情。
  第二天,于巡按便在县令的带领下,到了游豆腐的酒店。自从游豆腐死后,酒店里的生意一下子冷清了,豆腐早已不打,只有翠莲一个人守在店里,偶尔还卖一点酒。
  翠莲领着于巡按到了凶案现场,由于时隔太久,里面打扫得干干净净,什么也看不出来了。于巡按正想回去,房梁上却“啪”地一声有个东西掉下来,差点砸着他。掉下来的是一个包袱,上面有的地方已经被血浸成红黑色。打开一看,包袱里有一件溅了很多血的皮袍子,还有一把沾满血迹的匕首。袍子的价值显然不菲,应该是有身份的人穿的。
于巡按回头就问翠莲:“这是怎么回事?”
翠莲的脸早就吓黄了,却还说不知道。
再打开一看,袍子上有一个醒目的“豹”字,县令随口说了一声:“难道是豹脑壳?”
  于巡按就问豹脑壳是谁?县令说,豹脑壳家在龙溪桥边,是龙溪铺排名第一的富户,在武冈城里也是用手指头数得上数的人物,本名刘豹,由于一向横行霸道惯了,背地里人们都叫他豹脑壳。于大人本来就是武冈人,知道武冈话里豹字本来就有骂人的意思,所以也就明白县令讲的话里所隐含的大发3d平台。这个人平时什么正事也不干,成天到处游荡,仗着有几个臭钱,吃喝嫖赌抽,是个五毒俱全的花花公子,银葫芦案发后,他借着乡邻的名头,曾向县令关注过此事,并还宴请过县令几次,与这县令也算是老交情了,所以县令很快就猜想到他头上去了。
  喊来几个街坊邻居,大家一致指认这件皮袍子确实就是豹脑壳的,以前见他在人前多次颇为炫耀地穿过,但自从游豆腐死后,就再也没见他穿过了。翠莲眼见实在隐瞒不下去了,就瘫在地上,把事情经过都说了。
  原来这翠莲本是武陵井边柳山里的青楼女子,被游豆腐花钱赎身买回来。可她在青楼时的毛病却没改,天性淫荡而且还讲究吃穿打扮。游豆腐精力不济,干的又是小本生意,哪里能够尽兴满足于她,于是她少不了跟游豆腐闹别扭。豹脑壳自从游豆腐娶了翠莲后,也经常到游豆腐店里打酒买豆腐,与翠莲很快眉来眼去地勾搭上了。豹脑壳能满足翠莲的欲望,可还有游豆腐这个障碍呢,他们就商量着把游豆腐弄死。豹脑壳就想了这么个下作的办法,至于为什么拿银葫芦当替罪羊,则是银葫芦与翠莲及豹脑壳都曾有过过节,而且银葫芦贪杯,有机会与游豆腐一起喝酒,诸多原因凑在一块,银葫芦就遭罪了。
  原来以前银葫芦到游豆腐店里打酒,翠莲见他年轻英俊,就几次用言语和媚眼挑逗勾搭,不想这银葫芦除了爱酒之外,整个就是一个木脑壳,根本就不受她的诱惑,因此翠莲对他也就死了心,并由怨生恨。至于豹脑壳,则是因为与银葫芦是街坊邻居,低头不见抬头见,有一次两人喝酒后冲撞到了一起,并当街打了起来,豹脑壳在别人面前虽然霸道,可打架根本不是银葫芦的对手,三下五除二就被银葫芦打得服服贴贴了。事后却始终咽不下这口气,但银葫芦是人一个卵一条的光棍,豹脑壳一下子也拿他没有办法,只是实在咽不下这口气,所以也就处心积虑地想好好的阴银葫芦一把。
  那天,游豆腐让银葫芦留下喝酒,翠莲便看准了这个机会,悄悄地在两个人喝的酒里放上迷药,等他们两个人都醉得扑地不起时,她再去找豹脑壳,然后故意躲到娘家,娘家黄木冲距龙溪铺也就三四里路的样子,而且作为青楼女子的翠莲其实平素与娘家很少有来往,但是这次却赖在娘家不回,直到第二天一早才回店里装作发现凶案,再到县衙报官……
   于巡按当即派人捉拿豹脑壳。当他把那个包袱扔到豹脑壳面前时,豹脑壳看到血衣和匕首就吓瘫了。他说的跟翠莲如出一辙,他把游豆腐捅死后,就把血衣和匕首埋在祖坟里,本想有银葫芦这个替死鬼,什么也不用担心,没想到这东西却会出现在游豆腐的房梁上。
  案子真相大白,于巡按当即判豹脑壳斩首并罚没家产,翠莲处绞刑,银葫芦也就被无罪释放了。
  银葫芦重获自由,感谢于大人的救命之恩,于潮水却说:“要感谢,你就感谢那个躲在暗处替你喊冤的神灵。这就叫抬头三尺有神灵,老天有眼呀!”
  银葫芦回到家里,就有一个书童模样的少年人来找他,说是他家主人毛老爷和少公子有请。银葫芦想,自己没交结什么毛老爷毛公子呀?
  银葫芦糊里糊涂地跟书童来到一个豪华的院落里,书童把银葫芦引到大厅里坐定,奉上茶后,就见一位长者模样的人走了出来。长者作揖:“恩公好!”银葫芦不解其意,长者解释,说银葫芦是自己儿子毛头的救命恩人,并把银葫芦带进内宅的一张床前。银葫芦见一个面目白晳的人躺在床上,好像身子很虚弱。
  那个毛公子面生得很,但他还是挣扎着起身叫银葫芦“恩公”。银葫芦疑惑地问:“毛公子,我们见过面吗?”毛公子微微一笑,说:“恩公,我们怎么没见过面呀?半年前,我喝酒喝过了头,醉在你家床上,睡了半夜呢!”银葫芦皱起眉头,疑惑更深了。毛公子又说:“你忘了吗?三个月前,若不是你用三块肉为我赎身,说不定我早就被猎人给杀了。”
  银葫芦这才明白,这个毛公子,原来就是那拴在猎人火铳上的野猫狸。银葫芦说:“原来是你呀,你为什么躺在床上呢?”
  毛公子揭开被子,只见他一条腿上裹着层层白布,还有鲜血浸出来。银葫芦吃了一惊说:“你受伤了?”
   毛公子很平淡地说:“不过是点小伤,我只是用刀剜了腿上三块肉而已。”
  银葫芦隐约明白了什么:“于大人所说的神灵,原来是你呀!”
  毛公子微微一笑,对银葫芦说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数月前,他因醉酒不小心被猎人下的夹子夹住,幸亏被银葫芦用三块肉救下,他到山林里修炼了几个月,才治好了伤。回到龙溪铺本想报答银葫芦,却听说了银葫芦杀人被判死刑的事。他暗中探听,知道了豹脑壳和翠莲莲的奸情,却无法为银葫芦申冤。正好巡按钦差于潮水要经过此地,他就想出个办法,在半路上喊冤,想引起于潮水注意,可还是留不住于潮水。他一狠心,用法术把自己的灵魂附在于潮水身上,再用刀剜自己的肉。他从大腿上剜了三块肉,于湖水就疼了三次。他的一番苦心,终于让于潮水明白家乡武冈真的有冤情,并日夜兼程回到了武冈。他又暗中把豹脑壳杀人的血衣和匕首从坟里弄出来,并在皮衣上写了一个醒目的“豹”字,预先放在房梁上,等于潮水来查看的时候又及时让包袱掉落在于潮水身前,这才让银葫芦的冤情得以昭雪。
  银葫芦十分感动,跪下来感谢毛公子。毛公子说:“恩公能用三块肉救我一命,我为什么不能用自己的肉救恩公呢?我虽为兽类,可也是有情有义的。只是有句话奉劝恩公,以后切莫贪杯。我因为好酒,第一次醉在您家里,第二次还差点命丧猎人手中;而恩公您因为喝了酒,差点被人陷害。可见这酒真不能多喝呀!”
  银葫芦认真想想毛公子的话,确实如此,自己这些年来生活毫无起色,至今还是光棍一条,不都是因为好酒吗?
  临行前,那少年因为腿上有伤,没有起床送他,那长者送他出门时,递给他一个沉甸甸的包裹,告诉他,包裹里是一些金银细软,都是豹脑壳的浮财,是毛头嘱咐他在豹脑壳入狱之后判决之前抢时间搜来的,不必推辞,正好可作他几个月牢狱之灾的补偿。正推托之间,忽觉得一阵凉风吹来,抬头一看,面前哪里还有人影和豪门大院,明明就是站在一个大岩洞口,毛老爷和毛公子都不见了。
  银葫芦向洞内喊了一声:“朋友,你的告诫我记下了。后会有期!”
  从此以后,银葫芦好似换了一个人一样,再也不贪酒了,用手中的钱财置办了一份家业,小日子一天比一天好起来,很快就娶妻生子了,此后人丁兴旺,财源亨达,最终成了龙溪铺的第一大户人家,时至今日,余荫犹在,而那个岩洞,从此也就称为了“猫头岩”。


0
感谢鼓励,多谢打赏!
资讯上传:朱云峰     责任编辑:大发3d平台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不代表大发3d平台立场哦!请文明发言,非法字段将自动显示成星号(*)

1条评论

还没登录,马上登录! 登录立即注册
请登录
热门评论
  • 2019/7/6 14:00:58 0
    很久没能登录大发3d平台了,今日发现能够登录,未免有点惊喜!自然要发一篇长一点的文章。
    朱云峰,60后。湖南省武冈市职业中专教师,武冈市作协会员,武冈市诗联协会会员,邵阳市诗词协会会员,邵阳市楹联协会会员,湖南诗词协会会员,中国楹联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

作者资料

  • 朱云峰
  • 来自:文坪
  • 现在:武冈市
  • 性别:
  • 注册时间:2015/12/11
  • @TA留言

作者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