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河落日圆

作者:冷面书生 时间:2019/9/4 10:24:17 618人参与 0 评论

长河落日圆(小说)

刘小华每次到河里去撒网,都要等到太阳离西山地平线只有半竿子高,第二天黎明时候就去收网。他家因为穷,没有钱买船,就是用几根毛竹钉成一个竹排,他就划着竹排去河中撒网。

其实刘小华的水性是远近几十里数一数二的。他今年二十岁,父亲在他还只有六岁的时候就死在了水库工地上。那是一九五八年,全国各行各业都放卫星,当时俢水库没有机械化,都是用锄头挖,用竽筛挑,刘小华父亲当队长,为了工程进度,他们就挖神仙土,神仙土就是把下面挖空,让半边山崩下来。刘小华父亲见上面的山要崩塌了,另一个民工还在下面挖,他马上冲上去把那个人用力推了出来,可自己却被活埋了。在当时,他也算是舍己救人,可那个水库是公社的小型水库,公社也拿不出多少钱对死者补偿,只有给了些安葬费,其余就是大大的精神奖励,在广播里大张旗鼓的宣传表扬。

父亲死后,刘小华家中还有一个患病的奶奶,全家三口就母亲半个劳动力,因为农民不同干部教师,同工同酬。男女在报酬上是有很大差别的,男人每天是十分工分,女人就五分,还要那些麻利的才能评六分。所以,刘小华家就这么穷。但是,刘小华读书是很用功的,他毕业于县一中,因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大学已经停止招生,刘小华回乡当了农民兼渔民。

当刘小华把大大小小的几张网撒完的时候,夕阳已挂在了正西边的那个最高的山峰上,即刻就要被群山吞没。已经是深秋季节了,太阳一下山,河面上就会起风,更何况,河两岸都是巍巍群山。刘小华熟练的划着竹排向岸边靠了。这时,他见对岸奔跑着一个披头散发的穿红衣的女人而且还边跑边哭,刘小华马上意识到这个女人是来投河自尽的。因为在那个年代,投河的隔三差五就有,民俗说是:水浸鬼讨替身。就是有那么多人对生活失去了信心,觉得生不如死。眼看女人就要靠近河边了,刘小华使劲的划着。河对岸那棵大枫树的叶子已经被金风玉露凋成了血红色,在残阳的映照下更显凄美,而枫树边的河道又是最深的地方,红衣女已经和红枫融合成一体了,那及腰散发,那大红衣服,和夕阳、枫叶、河流整合成一幅即将被黑暗吞没的黄昏图画。刘小华想:夕阳西下又还东,枫树天亮又还红,而红衣女人只要跳下了河中,那就与世界成了永诀。生命就是再卑微也是那样弥足珍贵,虽然每个生命来到这个世界,也必然会消亡,可眼前这个女人不过十八九岁,还是一个少女,这正是她熟谙世事的时候,正是她的思想逐渐完善的时候,正是她对未来憧憬的时候,正是青春最靓丽的时候。不能让她死去!刘小华发出内心的声音。这时,河下游一个中年男子划着一叶扁舟也待回家,他大声地唱着山歌:“高山有好水呀,平地有好花,人家有好女呀,我也不想她……只怪我不想她呀,她思想开小差,那个十八满姑她悬梁死,真是个肥土不肥人呀……“。山歌声被晚风撕裂得断断续续。

刘小华此时的心弦绷得紧紧的,他也没有专注地去想山歌里内在的情愫和无奈,他只想把那竹排快点划到岸边,阻止女人跳河,可就在他离岸两丈余远时,女人毫不犹豫的从枫树下跳了下去,她选择河最深的地方跳,看来是义无反顾的要去结束自己的生命。那地方不但水深,而且水还很急,一般的小舟是不到那里去的。刘小华顾不得这些特殊情况,也向女人下河的地方纵身跳了下去,这时夕阳的最后一缕余辉也躲进了黄昏。

刘小华水性是有名的,他从三四岁起就在这河里滚爬,经常跟大人们捉鱼捞虾,至始其水性也不次于“浪里白条“。他钻进水中,迅速的就锁定了红衣女的位置,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度将女人举在头顶,用双脚踩着水游向河岸。女人只是呛了几口水,生命体征都还很正常。但他们湿漉漉的上了岸,经深秋的晚风一吹,俩人都直打哆嗦,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刘小华将女人的头发扫开,黄昏中,他认出了女人。

“张淑云,怎么是你呀?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值得去死“?女人没有吱声,只有两眼泪如泉涌,显然,她伤心极了。这时,在河上游射出了强烈的手电光茫,又听到嘈杂的人声,里面还夹杂着女人的哭声。刘小华知道是张淑云家里的人来寻找她了,那呼天抢地的哭声是她妈。张淑云紧张起来了,她顾不得害羞了,对刘小华说:“刘小华,你既然救了我就要救到底,你马上带我离开这里,趁黑没人看到,偷偷的到你家里去,反正你家就在山边,单家独屋,天也渐渐黑了,你马上带我走“!

“你难道不想回自己的家?你妈哭得那样伤心丢气,她要以为你真的淹死了,她会气死的……“。

“别说了,你要不带我走,我就再跳河,快点,他们找到这里我就只有死路一条了,你到底救不救我“?

“救你,绝对要救你,你就跟我走小路,先到我家躲避些时日“。

“去把我的鞋子和外衣摆放到枫树下“。说着她就脱下了那件石榴花红的外衣,和湿漉漉的鞋子,要刘小华去摆放,这时刘小华却笑出了声:“你真傻,你的鞋子和衣服已湿透了,如果摆到岸上,不是告诉他们此地无银三百两吗?哪有未下水就湿了衣和鞋的?张淑云也觉得刘小华说得有理,只是要他将衣衫丢到河里,让河水承载着衣主人寄托给它的无限伤感,让这件红衣虚化她的浓愁。红衣在缓流的河面上轻轻的飘,刘小华寄希望这千万股山泉汇成的大河,能洗尽张淑云的寃屈和凄苦。他将衣撒向河中就拖着这朵苦菜花般的美女向山中一条小路走去。

张淑云的父母领着村子里几个壮汉从河岸上游向下游寻找张淑云,她妈撕声裂肺的叫喊着:“淑云,我的女儿,你快出来……“,凄惨的声音在河对岸的山谷中回荡。可河面静悄悄的,只有带着寒意的秋风发出细细的“呼呼“声。当他们的雪亮的手电光照到河面上缓缓飘流的红衣衫时,张淑云的娘便倒在了地上,昏过去了。这时从那棵红枫树上传来了一种怪鸟人哭一般的凄厉叫声,在场的人都感到毛骨悚然,张淑云父亲背着失去知觉的老婆,大家向回走去了,他们一致认定张淑云死了,已经变成鬼了。

再说刘小华拉着张淑云在山中的小路上跌跌撞撞的走着,“可怜九月初三夜,露似真珠月似弓“,那轮新月早已落山了,虽然有满天的繁星,但山里树木成荫,那微弱的点点星光,根本就无法照亮草木中的小路。虽然这河边离刘小华家只有三里路,但他们不敢走大略,是绕道而行,所以走了一个多小时才到了家。

刘小华是半下午去撒网,往日,太阳平岭就回来的,今天天黑了这么久没回家,他妈妈和奶奶都很耽心,孩子毕竟是下河撒网去了。她们在家门口翘望着,只盼望刘小华早早回家来。

这时,刘小华拉着张淑云敲打着后门,刘小华妈听到后面有敲门声,马上打开后门,只见儿子和一个姑娘都一身湿透了,她感到惊异忙对刘小华说:“小华,你们这是……“?

“妈,不要声张,快去烧些热水,寻你的衣裤,让淑云洗个热水澡,换身衣服“。刘小华妈也不问什么,就去给淑云寻衣服去了。

待他们洗了澡,换了衣服,一家人坐在一起开始吃饭。刘小华夜里带回一个姑娘,奶奶和妈妈还是不放心,总得问个详细情况。其实,张淑云在路上就把事情的原委告诉了刘小华了。

原来张淑云和刘小华是同班同学,他们的家是邻大队。两人在班上的成绩都很好,只因文化革命夺去了他们高考的权力。在高中时,张淑云就对刘小华萌发了爱意,而且还主动的给刘小华写过情书,刘小华也很喜欢这个同窗女友,两颗青春的心都在同步悸动着。只是文革开始,他们失去了考大学的机会,面临的是走出校门就得回乡修补地球。张淑云还和其他同学到过刘小华家的,刘小华觉得自己家太穷,便婉言谢绝了张淑云的情,张淑云还为此哭过、伤心过,但她始终认为只有刘小华才是她理想的白马王子,她虽然把那份感情尘封了,但她心中的那份渴望随着岁月的流逝愈来愈浓郁。

就在她等待着刘小华回心转意的日子里,她被公社革委会主任看中,这个革委会主任四十来岁,老婆患癌症死亡,他已然开始秃顶了。也是淑云参加了大队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多次在公社会演,才被王主任看中了。淑云扮演白毛女,一个巴掌大的辫子撂到了屁股上,一张脸蛋白里透红,就像那早春的桃花,熟透了的萍果,身体健壮而不失苗条,丰满不失婀娜。把个王主任馋得醉生梦死,他便要淑云大队的革委会主任负责做通淑云的工作,淑云一听到就表示坚决反对。后来大队革委会主任就找淑云父母软硬兼施,淑云父亲曾被抓壮丁在国民党军队里当过兵,如果他们不应承这门婚事,就要给淑云爹划一个兵痞,要抓他坐牢。淑云在父亲和自己的幸福上无法选择,今天下午,大队革委会主任又来到淑云家,拿了些彩礼和现金、粮票、布票等东西说是下个礼拜就和王主任订婚。淑云知道后,在进退维谷之时,她只有选择自己自杀,只有她死了,才能保住父亲不受人世折磨,才能保住自己的贞洁,才能保卫自己的爱情,于是她就穿上了那件鲜花般的红衣,因为她第一次穿这件衣时,刘小华说了最好看。她偷偷从后门跑出,向着河边跑去,而且还一边跑一边哭,在半路上遇到村子里一个爷爷辈的老人,老人见她披头散发,哭哭啼啼,想去扯她,可没扯住,于是他回家后就去告诉了淑云父母,他们才组织一伙人追向河边。

刘小华妈妈和奶奶听了都唉声叹气,但是她们也都面露难色,她们可怜淑云,可公社革委会主任是块天,谁得罪得起?小华妈欲言又止,小华看透了妈妈的心思,便说:“奶奶,妈妈,我们一定要救淑云。反正大家都认为淑云是投河淹死了的,我们就把淑云藏在家中,等过了一两年再说“。奶奶和妈妈都同意了小华的意见。奶奶说:“万一出事,我老婆子就和他们拼了,这是什么世道,太欺负人了“。奶奶愤愤不平。妈也接着说:“淑云妹子,大娘向你提个意见,你是个好姑娘,不羡慕荣华富贵,用自己的生命捍卫自己的爱情。但是你如果要长期藏在我家,你就只有做我的儿媳,我家小华才方便保护你,我只是建议,并不免强,这还得你自己心甘情愿“。

刘小华忙说:“妈,人家姑娘很难为情的……“刘小华话还没说完,淑云忙抢过话头:“刘小华,我到底哪里配不让你?在学校我追求你,你总是用这样或那样的理由搪塞婉拒,你要是心中另外有人,救我干吗?让我死了还干净。今天晚上就当着奶奶和妈妈的面你我都表个硬态“!听到淑云的话,奶奶和妈妈心里像灌进了蜜汁,她们家里太穷,真害怕孩子找不到老婆,现在一个这么好的现成姑娘主动求婚,那是前世修到的。于是妈妈连忙催小华:“傻孩子,快表个态“。

“妈,奶奶,其实我早就喜欢上淑云的,我只是怕家里穷,会苦了人家。淑云,你误会了,你早就是我的梦中情人了。今天既然你不嫌我家穷,我就同意和你结成终生伴侣“。淑云一听,立即解开了那满面愁容,现出了一脸春风。

淑云投了万泉河淹死了的消息,不两天就传遍了全公社,公社革委主任好比霜打春草,耷拉着脑袋显得病恹恹的,这老牛以为马上就会吃到了这一蓬嫩草了,可嫩草一夜就枯萎了;这癞蛤蟆以为可以吃到天鹅肉了,可天鹅觉察到了癞蛤蟆的阴谋,展翅翱翔在天空了。不多久,这个革委会主任只有和那个同是造反起家的半老徐娘做了茄子和醋了。但是他在睡梦中都叫淑云的名字,那涎水流了一枕头,那猴精一样的黄脸婆见状既妒嫉又仇恨,她也恨自己身为女人为什么既没屁股又没乳房?而且一身黑得如马卵,难道革命斗士就都是这个模样?难怪资产阶级的千金小姐都是白富美?她们就是利用自己这种先天条件变成糖衣炮弹,轰倒了革命阵营中的觉悟低的干部的。她瞧着男人眼睛色眯眯的,半张的口在无数次的叫喊着“张淑云,你在哪“,涎水长流,她犹如百箭穿心,她开始怀疑难道革命是假的?像王主任这种最坚定的革命者,都躲不过糖衣炮弹,还革什么命,革谁的命!

淑云就白天黑夜不敢出门,刘小华到城里卖了鱼虾给淑云扯了几个布,妈妈的女红是出了名的,她量了量淑云的身子给她缝衣裤,她瞧着淑云的身子发神,这妹子只要和伢子有了亲热身体上就变化大,现在的淑云已变得越来越性感了,凸凹有致,脸色也更加红润。妈妈很是高兴,她还想快快当奶奶呢?但是小华和淑云都不同意要孩子,他们仿佛在期盼着什么,作为知识青年他们都有预感:社会一定会变革的,他们在等待着美好的未来。

眨眼间又过了年,到了早春,淑云在家实在是闷得慌了,她很想出去透透气。但是她又不敢出去,如果那个革委主任知道她没死,肯定要怀疑是爹娘骗他的,那时祸就大了,所以她只是克制自己。刘小华早已看透了她的心事,他只是没有明说,可暗地里在想办法。这天,他在看聊斋时,心倏然来了灵感:装鬼!对,就这么办!因为在他们居住的山村,由于文化的落后,人们最是迷信的,所有的老百姓把鬼看成是一种存在的人死后的魂魄,在未投生之前,这些灵魂都会在生前熟悉的地方游荡,特别是这些不到寿终正寝的短命鬼,他们都是孤魂野鬼,那些自寻短路的更是要找到替身才会投胎转世的,吊死的叫吊死鬼,药死的叫药死鬼,烧死的叫火烧鬼,淹死的叫水浸鬼。空气中自燃的磷火叫鬼火,怪鸟怪动物的叫声叫鬼叫。刘小华把这个想法告诉了淑云,淑云觉得好玩。她问小华怎么装鬼,小华早就胸有成竹的说:“先散谣,我就说在万泉河放网时看见你的鬼魂,穿上红衣,蓬头散发,看不清脸。因为流传着鬼往往是在太阳下山时出来的,而我白天要劳动,撒网往往是在日将落山时进行的。我发布谣言之后,就约几个年老的去看,你就真装一回鬼,穿的红衣红裤,把脸涂很雪白,把头发全披开,还唱你那拿手的白毛女唱词北风吹,雪花飘“。

第二天,刘小华在生产队出工时就大谈昨天太阳落山时,他在河中放网,看见个穿红衣红裤的女鬼,那鬼好吓人,脸色是雪白的,还长着两只獠牙,口是血红血红的。经刘小华一说,大家都说那肯定是隔边大队那个淹死的叫张淑云的女人。

“我已经看见她三次了,如果你们有不怕的,明天下午动黑时就和我去看,她肯定还会出来的,多半是在那棵枫树下出现,有时候也在河中排筏上“。刘小华第二天在出工时又说。队里有一个道士出身的人说:“小华,明天下午我和你去看“,这人一说,又有几个人报了名。这时,村子里的那个老光棍又开了腔,唱山歌了:“……十八那个满姑悬梁死,宁肯肥土不肥人……“,老光棍人不错,是个水里的好把式,当年,他还只二十多岁,一个姑娘想嫁给他,可人家家里嫌他穷,不肯将女儿嫁给他,那女人的父母把她嫁给了财主做小老婆,拜堂的那天晚上就悬梁自尽了。老光棍从此就编了这山歌:“高山上有好花,平地里有好水,人家有好女呀,我也那个不想她,我不想她呀,她就开小差,十八那个满女悬梁死,宁肯肥土不肥人呀……“。这老光棍胆儿也大的,曾经还夜里到相好的坟头上去陪她,据他自己说女人还从坟头里出来和他讲白话,而且还作爱,他和他作爱多了,耗伤了阳气,人一天天的瘦了,走路都走不动了,后来还是道士看出了他和女鬼作了爱引起的,道士说那女的葬了个养生地,要挖出来下油锅,老光棍总算有点良心,坚决不同意,道士才作罢了。当然老光棍梦中和那个死女人作了爱肯定是事实,但女人从土地出来和他作爱,那肯定是说谎话的。

一会儿就有五个人报名明天太阳下山时要和刘小华去看水浸鬼,还有一个老光棍说要把女鬼捉回来享受,大家哈哈大笑,有人说:“鬼是缕风,来无影去无踪,连现在的科学家都捉不到鬼,我们凡人捉得到“?那光棍不吭声了。

第二天下午太阳刚刚下山时,河面上阴风阵阵,刘小华带着几个人来到河边,河对岸果然见一个红衣红裤的女鬼,披头散发,还在跳巴蕾舞,口里唱着:“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雪花那个飘飘,年来到,我盼爹爹快回家,欢欢喜喜过个年……“。几个人看着看着,太出下山了,阴风更大了,那女鬼也钻进了山里,往河里掷了一个大石头,几个人除了小华都吓得冒了冷汗,连道士都心有余悸,他说:“快回家,这里阴气太重,这女人死得太寃,公然在太阳还未下山就献身,不找几个替身,她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以后太阳偏了西,告诉村里所有人不要到河边来“。说了,道士就走在最前面了,大家争先恐后一路飞跑。

以后每到太阳快下山时,小华就带着淑云从后山那条小路去放网,河面上静悄悄的。他们在竹排上撒网、嘻戏、读诗、吟曲,日子也过得快乐。他们望着西山上那轮红日投影到河面,河里也有一个圆圆的太阳,金光灿灿,而只有这个人们心中神秘的夕阳西下之时世界才属于淑云,但她还是苦中有乐……

十年后,王主任夫妇因在文革中涉嫌命案,已双双进入了铁窗。高考也正式开始了,就在一九七七年那个冬季,刘小华和张淑云双双考入了大学,但他们已是有两个孩子的父母亲了,直到这一天,张淑云才从鬼域出来,成为了一个真正的人。他们临走的前一天,夫妻来到万泉河边,对着即将落山的太阳大声朗诵:

单车欲问边,属国过居延。

征蓬出汉塞,归雁入胡天。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萧关逢候骑,都护在燕然。

0
感谢鼓励,多谢打赏!
资讯上传:冷面书生     责任编辑:大发3d平台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不代表大发3d平台立场哦!请文明发言,非法字段将自动显示成星号(*)

0条评论

还没登录,马上登录! 登录立即注册
请登录
热门评论

作者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