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人网首页
  2. 武冈文学
  3. 网络小说
  4. 前世被虐死意外重生,从此人生开了挂

前世被虐死意外重生,从此人生开了挂

作者:小说人网 时间:2019/11/25 15:51:35 2519人参与 0 评论

前世被虐死意外重生,从此人生开了挂




第1章 捉奸在床

“亲,Durex中号螺纹还有吗?”

“有的。”

“再加一支震动棒和一套黑色野猫情趣套装。”

“没问题,地址?”

“丽华酒店2202房。”

“好的。”

……

景宁到达丽华酒店的时候,已经是深夜11点整。

这个时间,对于做睛趣用品这种生意的人来说,亲自送货其实已经不太安全。

尤其她还是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

但没办法,生活不易,衣食住行都需要钱,何况过几天慕彦泽还要回来。

恋爱六年,大半时间都是异地,他要打理国内外的生意,她自然也不能拖他的后腿。

好在这几年两人感情很好,她除了日常工作,自己也经营了一点小生意,过几天他的生日,一定能给他个惊喜。

想到这里,景宁无声的勾起嘴角,笑了笑。

将脑袋上的黑色帽檐压低了一些,这才抱着快递盒往里走去。

丽华酒店,晋城有名的销金窟。

通常来这里消费的人,大都非富即贵。

大厅的富丽堂皇自不必说,就连电梯也是镶金镀银,人站在里面,被灯光一照,只觉流光溢彩,让人自惭形秽。

景宁却只是抱着盒子,目不斜视。

一张清丽的脸被口罩遮了大半,只露出那双平静无波的眸子,隐隐透出一股清冷和孤傲。

电梯在22楼“叮”一声停下,她走出去,很快就找到2202房,按响门铃。

门还没开,里面就传出男女急不可耐的暧昧声。

“泽,好像东西到了。”

“等等,我去拿。”

景宁站在门口,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东西还没到,这就玩儿上了?

还真是心急!

门很快打开,一个穿着浴袍,身上还带着水汽的男人出现在门口。

景宁没去看他,将盒子递过去,“843块!现金还是转账?”

对面的人却没有动。

两秒过后,一道试探性的声音响起,“……宁宁?”

景宁微怔,抬起头来。

只见站在门口的男人身形高大,一头短发湿漉漉的,身上仅穿着白色浴袍,暖黄色的灯光下,英俊白皙的脸上写满了惊讶,错愕,以及……一丝慌乱。

景宁的脸瞬间冷了下来。

“彦泽,谁呀?”

“没谁,送货的。”

慕彦泽抢在景宁开口以前急急出声,然后迅速从钱夹里掏出一叠钞票塞进她手里,顺便将盒子抢了过去。

门“砰”一声关上。

景宁站在那里,指尖微微发抖,脸色也是一片苍白。

片刻,她突然嗤笑了一声。

看着手上那叠钞票,仿佛看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嘲笑她的无知和愚蠢。

里面传来男女情动的声音,她深吸了一口气,将眼眶里的酸意逼回去。

然后转身,一边走向电梯一边掏出手机。

“喂,你好,市公安局吗?我要举报,有人在丽华酒店吸毒招女支,房号是……”

二十分钟后。

一辆警车停在丽华酒店门口,旁边还有几家扛着长枪短炮的媒体记者。

酒店里的人被押解出来,记者们顿时纷涌上前。

“慕先生,有人举报你在酒店里吸毒招女支,请问这是真的吗?”

“慕先生,作为慕氏的继承人,你觉得这样的行为对吗?”

“慕先生,请问和你在一起的那个女人是谁?有传闻说是一位娱乐圈的流量小花,这是真的吗?”

“慕先生……”

慕彦泽被记者围攻得水泄不通,连警察都阻止不了。

半响,才忍无可忍的怒喝一声,“滚!”

记者们被吓了一跳,果然退开些许。

慕彦泽透过人群,死死盯着站在人群之外的景宁,眼底满是阴鸷狠戾。

“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

景宁冷冷勾唇,眼底闪过一抹嘲讽。

“你这么做,永远都别想得到我!”

景宁突然走上前,在所有媒体和警察的目光中,扬起手——

“啪!”

一个重重的耳光甩下去,慕彦泽的脸被打到偏至一边。

周围霎时一片寂静。

警察张了张嘴,“这位小姐……”

“不好意思,一时手抖,没忍住。”

她淡笑了笑,揉着手腕,看着一脸愤恨的慕彦泽,声线清冷。

“一张掉进茅坑的废纸,你以为我还会稀罕?刚才这一巴掌算是利息,剩下的本金,三天之内我要你如数归还!”

慕彦泽的眼底闪过一抹慌乱,“什、什么本金?”

景宁挑了挑眉,“你确定要我提醒你?”

慕彦泽的脸瞬间白了下去。

她凉凉的笑了笑,笑容里满是讽刺和鄙夷。

警察见他们再没什么话说,大手一挥,这才将人带上了车。

人已经被带走,记者们自然也没有再停留的道理,也跟着呼啦啦离去。

原本被堵得水泄不通的酒店门口,霎时间便空了下来。

景宁站了一会儿,直到感觉胸腔里的呼吸顺畅了一些,这才准备离开。

却不料,一转头就对上一双深邃探究的眼眸。

那是一个穿着深色西装的年轻男人,长身玉立,身姿挺拔,利落的短发下一双眼睛深邃如星海,让人看不见底。

英俊的五官在夜色的掩映下,透着一股清隽的贵气,与周遭的灯红酒绿毫不相融。

景宁心头一动。

潜意识觉得这人有些眼熟。

然而目光再转至他的身后,那个小心翼翼跟着的秘书,以及秘书身边那辆银色保时捷时,又觉得自己应该不会认识这样显眼的人物。

她没有多想,转身离开。

直到那道娇小的人影融入车流,陆景深收回目光,淡淡的问:“刚才那人是谁?”

身后的苏牧连忙答道:“您是问刚才被警察带走的那个?好像是慕氏集团的少东家,前几天刚从国外回来。”

陆景深微微皱眉,“我是问那个女的。”

“啊?”苏牧有些懵,“哪个女的?”

注意到陆景深的神色转为不悦,苏牧立马反应过来,“抱歉总裁,我马上去查……”

“不用了。”

陆景深打断他的话,沉思了几秒,突然想起什么。

眼底闪过一抹意外,再次望向女孩离开的方向,勾唇一笑。

片刻,方才迈步往里走去。

……

作为报案人员,景宁也跟着一起来到了警局。

刚做完笔录,外面就风风火火闯进来一群人。

为首的是景家的老太太王雪梅,一冲进来,当先就给了她一巴掌。

景宁皱眉,嘴角有腥咸的血腥味散开,她冷冷抬头,看向站在对面的一群人。

“你这个孽障!”

王雪梅气得浑身发抖,“你明知道那是你的妹妹,还敢报警?你是不是想把我气死!”

景宁拭了拭嘴角的血迹,抬眼看着眼前的老妇人,目光嘲弄。

“妹妹?你是指景小雅?”

“装什么傻?外面的大发3d平台都满天飞了,说是景家二小姐勾搭别人的未婚夫,你作为始作俑者难道会不知道?”

景宁低眸,轻笑了笑。

“原来那个女人是她呀!我还以为是哪里跑来的野女人,急着开张做生意,原来是我的亲妹妹?”

006dWytCgy1fqd4bqgm9nj30dw0aq3yq.jpg

第2章 青出于蓝

站在王雪梅身后的景啸德勃然大怒,“畜生!你这是说的什么话?”

景宁冷笑了一声,“实话。”

她的确没想到,跟慕彦泽在一起的那个女人会是景小雅。

原本以为只是慕彦泽背叛了她,一气之下才想出这个损招,让他出个洋相来解恨。

却不料一箭双雕,不仅未婚夫出了轨,出轨的对象还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

真是好笑!

“你!”

老太太怒不可遏,举着拐杖就要朝她身上砸下,旁边的余秀莲连忙拦住。

“妈,有话好好说,别动气,当心气着身子。”

说着,又转头过来劝景宁,“景宁,你也别再惹奶奶生气了,这件事是小雅对不起你,回头要打要骂都随你,但奶奶年纪大了,你听我的,服个软,别跟奶奶顶嘴,啊!”

那温柔懂事的样子,若是不知道的,还真以为她有多善良。

景宁讽刺的勾起唇角。

父亲景啸德见她这副样子,越发来气。

“你觉得现在很得意是不是?把你的妹妹和你未婚夫都弄进警局,让我们景家跟着慕家一起丢脸?你到底还知不知道自己姓什么?

你的妹妹好歹也是个明星,你今天这么一闹,传出去她以后怎么做人?她还要不要在娱乐圈混了?我们景家和慕家以后还要不要来往?这些你想过没有?”

景宁冷冷的看着他,“所以,你能想到的就是这些?”

景啸德一滞。

“是他们狼狈为奸,你却在这里口口声声的责备我?那你希望我怎么对他们?对他们的行为视而不见?还是大度的祝他们百年好合?”

景啸德被说得哑口无言,顿了两秒,方才强梗着脖子怒声道:“自己没本事留住男人,还怪别人抢了你的?你若是个中用的,人家会甩了你喜欢上你的妹妹?出了事不知道反醒,就知道怨天尤人,和你那个没出息的娘有什么区别!”

景宁狠狠震了一下。

看着眼前疾言厉色的父亲,只觉不敢置信。

五年前,景啸德出轨,余秀莲带着景小雅登堂入室,她这才知道,原来她还有个只比自己小半岁的妹妹。

母亲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开着车冲进河里,车毁人亡。

景家怕她闹事,将她送到国外,不问生死。

那几年,若不是有母亲留下的一点遗产,她早就死在国外了。

她一直知道,父亲和老太太都不喜欢她母亲,却没想人都死了,还要受这样的诋毁。

她心头发寒,片刻,方才嘲弄的笑了一声。

“是!我的确没用,毕竟我没有一个当惯三的娘,继承不了那一身勾搭男人的本事,景小雅青出于蓝,我算见识到了。”

旁边,余秀莲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

景啸德勃然大怒,“你胡说什么?”

“我说什么你心知肚明!”

“你!”

“够了!”

站在一旁的老太太突然呵斥出声,景啸德气得还想再说什么,被旁边的余秀莲拉了拉胳膊。

一抬头,就看到走廊一端,慕天宏领着慕彦泽和景小雅一起从审讯室里出来。

慕天宏的脸色很不好看,慕彦泽和景小雅也好不到哪里去。

景小雅死死抱着慕彦泽的胳膊,一张清秀的小脸上写满了隐忍和委屈,眼眶哭得通红,看上去楚楚可怜。

一群人顿时纷涌上前,殷切的关心道:“小雅!你没事吧?”

景小雅摇了摇头,闷声说了一句,“我没事。”

说完,抬头看向站在人群之后的景宁。

“姐姐。”

她轻唤了一声,走上前来,内疚又柔弱的望着她。

“对不起,我没想到你会过来……我和阿泽哥哥……我们不是故意的,求你原谅我们吧!”

景宁冷冷看着她,面无表情。

慕天宏也叹了口气,上前说道:“这件事是我们慕家对不住你,但事情已经发生了,也没办法挽回,需要什么补偿,只要你开口,我们慕家一定满足。”

景宁冷笑,“补偿?你这是想拿钱打发我?”

慕天宏面色一变,眼底闪过一抹愧疚。

他回头狠狠瞪了慕彦泽一眼,怒喝,“混账东西!自己干的好事,还不自己过来说清楚!”

慕彦泽满脸的不情愿,看了景宁一眼,终究还是在父亲的威严下不情不愿的走上前来。

“景宁,我们不合适,婚约还是解除吧!”

景宁一震。

心像是被钝刀子割过,泛起隐隐的痛意。

明明知道结果,可是当真正听到的那一刻,还是止不住的感到难过,心头升上一股寒凉。

她看着眼前的男人,弯了弯唇,眼底染上一抹腥红。

“慕彦泽,我们在一起多久了?”

“六年。”

六年?呵!

没想到,六年的时间,换来的就是这样一个结果。

让她抓奸在床,事后没有愧疚,没有挽回,甚至没有道歉,只有一句冰冷的“我们不合适”。

有什么东西自心底破裂开来,她讽刺的勾起唇角,没有丝毫犹豫,“好,我答应你。”

慕彦泽一怔,对她的果断有些意外。

他微微皱眉,狐疑的看着她,“你说真的?”

“解除婚约可以,不过我要慕氏新收购的那三家子公司,作为对我的补偿!”

“什么?你疯了?!”

慕天宏和慕彦泽还没来得及说话,景啸德就急吼出声。

景宁冷睨了她一眼,“还没成亲家呢,就这么急着替人家着想?吃相是不是太难看了点儿?”

“你!”

“好了。”

慕天宏抬手,打断景啸德的话,平静的看着景宁。

“你的条件我答应你,什么时候将另一半婚书拿来,我就什么时候将公司过到你名下。”

“一言为定。”

慕天宏领着律师离开,景啸德气呼呼的瞪了景宁一眼,在余秀莲的陪同下搀扶着景老太太走了。

空旷的走廊里就只剩下了景宁和慕彦泽景小雅三个人。

她不想再多做纠缠,冷着脸转身往外走,身后却传来景小雅急切的声音。

“姐姐!”

下一秒,前路就被人挡住。

景小雅一张素白的脸哭得梨花带雨,抓住她的胳膊颤声道:“姐姐,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有意要喜欢上阿泽哥哥的,求你千万不要生我们的气,一切的错都在我,要打要骂,你就冲我来吧!”

006dWytCgy1fsngxp13b2j31hc0xc4qp.jpg

第3章 你又输了

景宁看着她柔弱无助的样子,只觉恶心至极。

冷冷的甩开她,“别碰我!”

原本没用多少力气,景小雅的身子却突然踉跄了一下,尖叫一声,整个人往地上栽去。

“小雅!”

慕彦泽一个箭步冲上去将她扶起,怒声低吼:“景宁!你干什么?”

“我没有……”

景宁脸色微变,下意识想解释,却被景小雅打断。

“阿泽哥哥,不怪姐姐,是我勾搭了你,别说她只是推我一下,就算打我骂我,也是应该的。”

景宁瞳孔微缩,脸上写满了震惊。

她抬起头,对上慕彦泽失望至极的眼神。

“我没想到你会变成这样,这件事是我的错,你有什么气冲我来!对小雅动手算什么?”

她张了张嘴,解释的话突然就噎在了喉咙,像一根横亘在那里的刺,扎得生疼。

“你认为……是我推了她?”

“我亲眼所见难道还有错?我一直以为你只是性子凉薄了点,但还算善良,今天我才知道,心狠手辣睚眦必报才是你的本色!这么多年算我看错你了!”

景宁站在那里,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她转头看向景小雅,对方的眼底闪过一抹恶毒和得意。

心头缓缓漫上一股寒凉。

片刻,她轻笑一声,笑容里充满了讽刺。

“慕彦泽,直到今天我才发现,你真蠢!”

“你说什么?”

“没什么,你们不是很相爱吗?好!我成全你们,一只装过屎的碗,就算洗得再干净,也没有人会再拿来装饭是不是?”

慕彦泽脸色一变,没有想到眼前这个一向清冷淡漠,修养良好的女人,会说出如此粗俗不堪的话来。

他沉下脸来,“景宁!你别得寸进尺!”

景宁冷笑,笑意凉薄。

她掏出手帕擦了擦刚才被景小雅碰到的地方,语气漫不经心。

“行了!我没空在这儿跟你们废话,从今往后,请你带着你身边的这只金丝雀滚出我的视线!我祝你们……”

她眼珠转了转,清丽的眸子深入冷过一抹嘲弄,轻笑,“……女表子配狗,天长地久!”

说完,她再没有给他们任何说话的机会,转身离开。

慕彦泽气得脸色铁青,“你什么意思?你给我站住……”

“阿泽哥哥……”

就在这时,手臂突然被人抓住,景小雅惨白着脸,捂着肚子,“阿泽哥哥,我肚子好痛。”

慕彦泽脸色一变,“小雅,你怎么了?”

“我不知道……”

一条腥红的血线从景小雅的腿根蔓延下来。

慕彦泽瞳孔紧缩,狠狠一震。

“别怕,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

慕彦泽抱着景小雅去了医院。

景宁坐在车上,看着车子离开的背影,讽刺一笑。

她没有回家,而是开车去了丽华。

酒店的一楼是一个大型酒吧,大厅里灯红酒绿,纸醉金迷。

她靠着吧台,一杯接一杯的喝着。

原本不是一个喜欢借酒消愁的人,可这个时候,除了酒精,似乎没有什么东西能暂时麻痹内心的痛楚。

当着慕彦泽和景小雅,她可以装作冷酷无情,潇洒大方。

可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的心里到底有多难过。

六年的感情,最后抵不过一个谎言,在她一心一意想要与他白头偕老的时候,他却在和别的女人滚床单。

想想都觉得讽刺!

景宁端起杯子,又给自己灌下一杯酒。

饶是她酒量一直不错,此刻也有些醉了。

包里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

她目光迷蒙的伸手掏了掏,从包里摸出手机,接听。

“哪位?”

“姐姐,你又输了!”

是景小雅。

景宁嘲讽的扯了扯嘴角。

“特地打个电话过来,就是为了向我证明你有多得意?”

景小雅得意的笑了笑。

“姐姐,你还不知道吧,我怀孕了。”

景宁的脸色冷沉下来。

她冷然的看向舞池里群魔乱舞的人们,语气冷淡,“跟我说干嘛?我又没有上过你。”

“孩子是阿泽哥哥的,他刚才跟我说,会马上和我结婚,你们在一起的六年,他从来没有碰过你,说得好听点叫柏拉图,说得不好听一点,就是对你提不起半点性趣,看到你就反胃。”

景宁的手用力蜷在一起,狠狠握紧。

“你知道吗?我们只要在一起,每天都会做,他说他从来没有觉得跟谁在一起像跟我在一起这样轻松开心,尤其是你!整天冷冰冰的像个死人一样,一点情趣也没有。

别的女人都知道温柔懂事伺候男人,你要是换了张皮扔进人堆里就是男人本身!跟你在一起,跟搞同性恋有什么区别?”

景宁狠狠的握紧拳头。

心像是被什么东西用力拉扯着,痛得钻心。

她深吸了一口气,片刻,嗤笑一声。

“景小雅,我还以为你有多高的段位,想说的就这些?”

“姐姐,你如果生气一定要说出来,我不会嘲笑你的。”

“我为什么要生气?毕竟也只有你,才会把人家丢掉的垃圾当宝,擦过屁股的毛巾洗得再干净还是带着一股屎味儿,你用来擦脸就不觉得恶心?”

“你!”

“行了!我没空跟你废话!警告你,不要再试图挑衅我,因为彻底惹火我的代价你承受不起!”

说完,她直接挂了电话。

心不是不痛的。

虽然嘴里不说,但景小雅的那些话,无疑还是刺痛了她的心。

她还记得,当初慕彦泽追求她时说过的话。

他说他就喜欢她冰清玉洁,高冷淡漠的样子,像只能远观不能亵玩的雪岭之花,让人想要保护。

最美好的爱情应该是柏拉图式的,脱离柔体的精神恋爱,是最纯粹的爱情。

现实是,他和景小雅背着她,滚到了一起,还有了孩子。

一股巨大的讽刺自心底升起,她抬手捂住脸,眼眶有些发酸。

就在这时,肩膀忽然被人拍了一下。

“哟!这不是景家的大小姐吗?这么晚了一个人在这儿,不会又是出来送货的吧!”

景宁转头望去,只见几个衣着火辣的年轻女孩站在那里,为首的正是慕彦泽的妹妹,慕红绡。

1534304357.jpg

第4章 再次相遇

慕红绡从小到大最喜欢和她作对,以前没少找她麻烦。

景宁这会儿没心思和她纠缠,从包里掏出几张钞票叫了买单。

慕红绡却跨步上前,拦住她的去路。

“走什么啊?来,给我瞧瞧,今天是送的币运套呢还是闰滑油呢!”

她说着,伸手就去夺她的包包。

景宁后退一步,冷眼看着她。

“慕红绡,别太过分!”

“过分?哈哈……”她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般,“景宁!你还当你是我哥的女朋友呢?你们都分手了!你现在屁都不是,拽什么呀?”

景宁绷着脸,面无表情。

慕红绡挥了挥手,“你们去!给我把她的包抢下来!”

“光看包包有什么意思?她不是卖睛趣佣品的吗?这么晚了还出来送货,谁知道送的是东西还是人呢?”

“就是,不过我看她这副死板的样子也没人会要她,不如咱们先扒了她的衣服检查一下,万一找到什么证据呢?可不就帮你哥洗清冤屈了吗?”

慕红绡眼睛一亮,“对!就是这样。”

几个人摩拳擦掌的上前,景宁脸色一变。

趁她们没防备,调头就跑。

她毕竟还是喝多了,脚步踉跄,也分不清方向,迷迷糊糊看到门上有WC两个字,拔腿就冲了进去。

厕所里顿时响起一声,“啊!”

里面只有两个人,其中一个正在抽烟,另一个在上厕所,看到她闯进来,吓得差点尿了裤子。

景宁也是第一次撞见这样的场面,懵了两秒,紧接着也明白过来自己走错了,满脸涨红。

“对、对不起,我走错了!”

她跌跌撞撞的就要退出去,外面却传来慕红绡的声音。

“跑哪儿去了?人呢?”

“明明看她往这边跑了,怎么不见了?”

“肯定在厕所里!走!进去找!”

景宁脸色微变,抬头看向对面,隐约觉得那个抽烟的人有些眼熟。

“先生,我、我能不能在这里躲一会儿?”

虽是难以启齿的请求,可为了不被慕红绡抓住,她也认了。

陆景深面无表情,冷淡的目光扫过旁边手忙脚乱提裤子的苏牧,“出去!”

苏牧吓得心肝儿颤颤,闻言如获大赦,连忙溜了。

景宁觉得脑袋有些晕,下意识想要伸手扶住什么,脚下却突然一软,整个人往前栽去。

她头皮一紧,下意识闭上眼睛。

然而预料中的疼痛并没有发生,一条修长有力的手臂伸出,将她捞了起来。

她猛然撞进男人怀里,原本就晕的脑袋顿时更晕了,整个人不由自主的往下滑去。

陆景深只能扔了烟,两手并用才将她捞起来,看着她醉成一瘫烂泥的样子,眉心微皱。

“景宁,你到底喝了多少酒?”

景宁听到对方喊她的名字,意识到对方认识她,有些疑惑。

“你认识我?”

陆景深目光平静,疏淡的眉目里几乎看不出他的情绪。

半响,才凉薄的扯了扯唇角。

“不认识!”

……

景宁被陆景深从酒吧里抱了出来。

她搂着男人的脖子,醉醺醺的脸上染着一抹酡红,双眼微阖,醉得不轻。

陆景深将她放在后座,自己也坐了上去。

苏牧开车,恭敬的问道:“总裁,去哪儿?”

“陆园。”

“是!”

车子行驶在深夜寂静的大道上,景宁醉得难受,闭着眼靠在窗子上,连思考的力气都没有。

她喝醉了有个特点,那就是不吵不闹,只会睡觉。

这也直接导致了她连自己的处境都没有发现,更遑论察觉身边还有个男人。

意识昏昏沉沉,脑袋里也是模糊一片,隐隐泛着酒后的疼痛。

就在这时,包里的手机嗡嗡响了起来。

她皱了皱眉,伸手在包里掏了几下,终于将手机掏出来,按下按听。

“喂?”

“景宁,我听红绡说,你在丽华酒吧跟一个男人走了?”

是慕彦泽。

她睁开眼睛,迷蒙的目光里泛着一层水雾,“怎么?她向你告状了?”

慕彦泽语气冷沉,“我知道今天的事是我对不起你,可你也不能因为这个就随意糟蹋自己,酒吧那是什么地方?你怎么能……”

景宁没心情听他继续说下去,不耐烦的打断,“你想表达什么?”

“你在什么地方?我派人来接你。”

“景小雅允许你这样做么?”

“小雅没你想的那么坏,她一直把你当成她的亲姐姐,如果你出了什么事,她会是最难过的那个人。”

景宁嗤笑了一声。

第一次发现,这个世界上还有这样无耻的人。

景小雅真是不断刷新她的下限。

“那她一定没告诉你,半个小时前她才给我打了电话,炫耀她终于抢到了我的男朋友,还拿肚子里的孩子来示威吧!”

慕彦泽想也不想便道:“不可能!”

景宁讽刺的笑了一下。

慕彦泽深吸了一口气,语气渐渐有些不耐烦。

“景宁,你到底想怎么样?从开始到现在,小雅从未说过你一句坏话,知道你在酒吧,立马就叫我打电话给你,怕你出事,可你呢?

你却一而再再二三的用恶意来揣测她,我承认,有些事是我们不对,可你难道就没有半点错误?

你总是仗着自己出身比她好,三番两次的欺负她,每次我有应酬让你陪我去,你都推三阻四,我让你不要再做那个生意了,你却跟我扯什么行业不分贵贱?

景宁,我也是有身份的人,也要面子的,总不能让人家知道我女朋友是个卖睛趣佣品的吧!

你从来都只考虑你自己的想法,一点也不顾及我的感受,事到如今还要去怪别人?”

景宁气得浑身发抖。

她从来没有想过,慕彦泽竟然是这么想的。

她欺负景小雅?

她不肯陪他去应酬?

她卖睛趣佣品丢了他的脸?

她眼眸腥红,片刻,忽然低声笑了起来,笑得无比讽刺。

“原来你是这样想的,好!很好!记住你今天说的话!我不会原谅你们的,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们后悔!”




.



0
感谢鼓励,多谢打赏!
资讯上传:小说人网     责任编辑:大发3d平台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不代表大发3d平台立场哦!请文明发言,非法字段将自动显示成星号(*)

0条评论

还没登录,马上登录! 登录立即注册
请登录
热门评论

作者资料

个人专辑

作者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