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人网首页
  2. 武冈文学
  3. 网络小说
  4. 天哪!男方相亲说了一个词,女方直接原地“爆炸”!

天哪!男方相亲说了一个词,女方直接原地“爆炸”!

作者:小说人网 时间:2019/11/27 14:50:47 2248人参与 0 评论

天哪!男方相亲说了一个词,女方直接原地“爆炸”!


第一章 寄人篱下

  “老婆,能不能再借我一万块?医院又催了……”

  

  周扬说着,满脸惭愧的看着老婆谢灵玉。

  

  谢灵玉闻言愣了下,疲惫的叹了口气,从包里拿了一摞钱递给他。

  

  周扬低着头接过钱,小声说了句谢谢。

  

  身材高挑的谢灵玉,一张瓜子脸搭配上那精致的五官,绝对当得起风华绝代这四个字。

  

  周扬虽然也算个帅哥,但跟她比起来,还是差了许多。

  

  三年前,大专毕业的周扬,原本和所有年轻人一样,想着奔一个大好前程,可就在那个时候,独自抚养他长大的妈妈得了尿毒症。

  

  正当周扬为医药费犯愁的时候,他高中爱慕了整整三年的谢灵玉找到了他,提出只要他愿意做上门女婿,马上就跟他结婚。

  

  不仅如此,谢灵玉还许诺,会给他一笔不菲的嫁妆钱。

  

  虽然周扬知道谢灵玉从来没爱过他,也知道谢灵玉是因为另一个男人的缘故,才会找到他。

  

  可周扬为了能给妈妈治病,还是接受了。

  

  这三年,周扬在谢家做牛做马。

  

  但即便如此,也始终没有被谢灵玉的父母接纳,甚至还经常遭到冷嘲热讽。

  

  而谢灵玉虽然没有怎么嘲讽过他,但结婚三年也没让他碰过一下。

  

  就在这时,谢灵玉的母亲刚好开门进来。

  

  见到谢灵玉拿钱给周扬,顿时仿佛被踩了尾巴,跳着说:“灵玉,你怎么又给这个废物拿钱?”

  

  “周扬,你自己说说,这几年,你从我们家拿了多少钱了?”

  

  “你往这个家里拿过一分钱吗?”

  

  岳母那机关枪一般的尖酸话语,让周扬低下了头。

  

  “妈,那些钱迟早我会还给灵玉,只是现在我妈还等着做透析……”

  

  岳母冷声道:“你妈有病跟我们家有什么关系?拿我们家当银行了?你知不知道灵玉的公司现在正在最困难的阶段?”

  

  说罢,又对谢灵玉说:“灵玉,这钱不能给他!”

  

  她一边说着,一边冲上前来,要从周扬手里把钱抢走。

  

  “妈,算了吧。”

  

  谢灵玉声音疲惫的出言拦下她,说:“公司的事儿也不是一万块钱能解决的,算了。”

  

  看着谢灵玉倦怠的模样,周扬知道,他心里对自己,一定是非常失望的。

  

  她的化妆品公司现在正在经历最大的危机,可是,自己没有办法帮到她、不能做她的顶梁柱……

  

  岳母对周扬的不满,似乎是已经到了无法遏制的地步,她怒气冲冲的说:“真不知道养着你有什么用!别人的女婿大把的赚钱,你是大把的要钱,真是废物中的废物!”

  

  这时,中午十二点刚过,门口便响起了敲门声。

  

  周扬眉头一皱,心底不由得涌上一股羞怒。

  

  谢灵玉的俏脸上则是露出了一丝无奈与惆怅,随后起身开了门。

  

  “谢小姐,这是今天的鲜花,麻烦签收一下!”

  

  门外是一个送货员,手里捧着一大束火红的玫瑰花,显得格外刺眼。

  

  看到那捧玫瑰花,周扬的双拳忍不住紧握了起来,他知道,那是谢灵玉的追求者陈俊生送来的。

  

  三年前陈俊生不顾谢灵玉的挽留,执意要出国,这才让谢灵玉一气之下,招了周扬做了上门女婿。

  

  可一年前陈俊生留学回来,第一件事就是对谢灵玉展开了死缠烂打的追求。

  

  比起家境贫寒的周扬,留洋归来的陈俊生不仅是金融管理的高材生,家里还是这几年本地出名的新兴贵族。

  

  自从一年前谢灵玉拒绝了陈俊生送来的第一束玫瑰花之后,他便一年不间断的、天天让人送来玫瑰花。

  

  这种坚持,换做其他女孩子,恐怕早就沦陷了。

  

  好在谢灵玉似乎对陈俊生已经断了旧情,所以始终不接受他的示好,这也给了周扬很大的安慰。

  

  不过,周扬的岳母却很希望谢灵玉能够跟周扬离婚,重新接受陈俊生。

  

  这样一来,谢灵玉公司遇到的困难也可以得到解决。

  

  毕竟陈俊生家里实力很强,帮她一把易如反掌。

  

  但是,谢灵玉却不买账。

  

  她对那送货员说:“不好意思,我不会收的,你还是拿回去吧。”

  

  岳母急忙起身,说:“俊生这孩子真是懂浪漫,玉玉你也是,干嘛总是不领情?”

  

  “来我来签收!”

  

  说着,她便满脸媚笑的签收了那捧火红的玫瑰花。

  

  对于母亲的做法,谢灵玉没有呵斥,只是俏脸上的疲倦更浓郁了。

  

  “妈,我去银行谈贷款的事,先走了!”

  

  谢灵玉说着,便拿上包出了门。

  

  谢灵玉一离开,客厅里的气氛就显得更加尴尬。

  

  周扬的岳母捧着玫瑰花,称赞道:“这玫瑰花真好看,俊生这孩子多好啊,家里有钱就不说了,自己能力还那么出众、又那么懂浪漫……”

  

  周扬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站起身来道:“妈,我去医院了。”

  

  说完,不顾岳母满脸的鄙夷,急忙起身出了门。

  

  离开家,周扬的心口堵的生疼。

  

  尊严扫地的滋味可不好受!

  

  他也不是没有想过要改变这一切,可是,靠他一个普通销售的工作,赚的钱还不够给妈妈治病的,有什么能力改变现状?

  

  残酷的现实就像是重重的枷锁,压的周扬喘不过气来。

  

  ……

  

  市医院护士站。

  

  “你好,我是来给王春莲交医药费的。”

  

  小护士抬起头看了一眼周扬,在电脑上查询了一下,随口道:“王春莲的医药费已经有人交了,而且交了一百万,连换肾的手术费以及术后的康复费用都交齐了。”

  

  周扬愣住了,打小就没见过父亲的周扬,和母亲在这座城市相依为命,亲朋好友少得可怜。

  

  他压根想不到,有谁会替他把医药费交了。

  

  “护士小姐,能不能帮我查查是谁替我交的医药费?”

  

  终于周扬还是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其实也不光是好奇,周扬始终记得母亲的话,人可以没钱但一定不能没志气。

  

  只可惜这三年,不要说志气了,就连尊严似乎都被磨没了。

  

  “是一个瘦瘦高高的男人,叫啥我也不知道。”

  

  “对了,那人让我把这个交给你。”

  

  小护士像是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一般,急忙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文件袋递给了周扬。

  

  周扬走到住院楼下的花园里,怀着好奇打开了那个文件袋。

  

  除了一个iPad和一张银行卡之外,文件袋里再无它物。

  

  “这是什么意思?”

  

  带着一丝警觉,周扬打开了iPad,随后立刻弹出一个视频通话的对话框,一个精瘦的老者一脸恭敬的说:

  

  “周扬少爷您好,我叫赵桐,我要告诉您的是,按照周老先生的遗嘱,您是他万亿遗产的唯一继承人。”

  

  周扬的大脑陷入了一片的空白,喃喃问道:“我父亲?”

  

  “没错。”赵桐点点头,说:“您父亲是全球华商的翘楚,市值万亿的周氏集团董事长。”

  

  说着,赵桐又道:“我给您的邮箱里发了一份文件,这是一张五百六十页的资产列表,就是周老先生所有的遗产,您随时可以继承周氏集团董事长的职务!”

  

  周扬一听这话,立刻摇头说:“不,我不去!”

  

  赵桐惊讶的问:“为什么?”

  

  周扬表情认真的说:“当初是他抛弃了我和妈妈,我不会原谅他!”

0-news-201907-25-1564034263244.jpg

第二章 银湖会所

  周扬对这个没见过面的父亲充满恨意。

他早年就抛弃自己和妈妈,妈妈重病时他也没出现过,要不是谢灵玉出手帮忙,妈妈可能早就已经去世了。

所以,他一点也不想继承这个陌生男人的财产!

  

  赵桐没想到周扬竟然会拒绝,立刻一脸焦急的说:“少爷,您是周氏集团唯一的法定继承人,您若是不来美国接任这个职务,周氏集团就群龙无首了啊!”

  

  周扬冷声道:“和我有什么关系?”

  

  赵桐忍不住问:“难道这种寄人篱下的日子,您还没过够吗?”

  

  周扬淡淡道:“没有,因为灵玉是我老婆,我爱她。”

  

  说完,周扬愤怒的关掉了视频通话。

  

  这一刻,周扬心里多少有些后悔,但是仔细想想,又很快释然了。

  

  谢灵玉对自己恩同再造,又是自己唯一深爱的女人,自己只想守着她安安稳稳的过日子。

  

  随后,他来到病房,陪着妈妈聊了一会。

  

  不过,他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妈妈。

  

  妈妈身体不好,不能受刺激。

  

  眼看快到上班时间,他才离开医院,准备前往名扬公司。

  

  这时候,手机忽然接到电话,打来电话的,是谢灵玉公司的保安:“周先生,那个陈俊生又来公司找谢总了!”

  

  听到这句话,周扬身子狠狠的颤抖了一下,心脏都仿佛被一只无形巨手狠狠捏了一把。

  

  周扬从来都不敢胸有成竹的说谢灵玉是爱他的,因为从严格意义上来说,或许他只能算是谢灵玉悲伤之下寻找的一个替代品而已。

  

  偏偏此刻又出现了陈俊生这样一个强劲的第三者,周扬也不知道谢灵玉到底能否抵挡得住陈俊生的猛攻。

  

  周扬急忙问:“他在灵玉办公室吗?”

  

  “没,他们准备坐陈俊生的车一起出去。”

  

  那保安和周扬关系还不错,或许是因为同处底层的缘故,和周扬颇有些惺惺相惜的意味,所以陈俊生每次过去找谢灵玉,他都会给周扬打小报告。

  

  周扬又问:“他们要去哪?”

  

  “说是去银湖会所。”

  

  银湖会所?

  

  那可是全市上流圈子里赫赫有名的顶级会所。

  

  据说它背后的老板,来头极大,无数有钱有势的人挤破头都想进银湖会所,就是为了能够有机会与它背后的老板拉近关系。

  

  这家会所采取会员制消费,不是会员,就算拿着一麻袋现金过去,也没资格进门。

  

  而想加入银湖会所的会员,光有钱也不够,要先向银湖会所申请。

  

  银湖会所会根据申请人的财产情况、企业情况以及各方面综合实力来评估,但凡有一点不足,都会被拒绝。

  

  而且,银湖会所的会员分好几个等级,最高的是钻石会员,然后是白金、黄金、白银以及黄铜会员。

  

  即便是最低的黄铜会员,都要求至少有几千万清白身家,而且企业规模要在五十人以上。

  

  谢灵玉虽然也是个小有成就的女企业家,但她连黄铜会员的资格都没有。

  

  周扬知道,自己这种吊丝,是肯定进不去银湖会所的。

  

  可是,他又担心谢灵玉受到什么伤害。

  

  周扬对陈俊生有一定的了解,这人不是什么好东西,而且一直觊觎谢灵玉的美色。

  

  当初他跟谢灵玉在一起的时候,就一直想跟谢灵玉发生关系,但谢灵玉坚持不在婚前发生那种关系,所以他一直没有得逞。

  

  所以,周扬很怕他故意用帮谢灵玉解决生意上的困难为由,借机侵犯谢灵玉。

  

  于是,他不敢耽搁,急忙打车直奔银湖会所。

  

  距离银湖会所还有一段距离时,周扬就看到了陈俊生的车停在会所门口。

  

  车门打开,儒雅俊朗的陈俊生率先下了车,然后极其绅士的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

  

  随即,谢灵玉从副驾驶里走了下来。

  

  一身黑色的晚礼裙,把谢灵玉玲珑的娇躯勾勒的淋漓尽致,在搭配上脸上精致的淡妆。

  

  朦胧夜色下的谢灵玉,像极了跌落凡尘的仙女。

  

  出租车里的周扬握紧拳头,对司机说:“师傅麻烦再开快一点!”

  

  银湖会所门口,陈俊生儒雅一笑,很自然的伸手想要去挽住谢灵玉的纤腰。

  

  下一秒谢灵玉黛眉微微一皱,不着痕迹的躲开了陈俊生的手掌。

  

  无言当中的交汇,流动的空气似乎都显得诡异。

  

  一抹淡淡的失落从陈俊生眼底泛起,可很快就变成了近乎变态的自信和狂热。

  

  不经意间的回头,陈俊生看到下了出租车、正向这里快步走来的周扬。

  

  四目相对的瞬间,陈俊生露出了一抹轻蔑至极的弧度,然后抬手小拇指缓缓向下。

  

  周扬拼命奔跑,可还是没能赶上,等他到门口的时候,银湖会所门外,陈俊生抬手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满脸绅士的道。

  

  “灵玉,我帮你约的几个投资商已经到了,你先跟服务生上去,我看到个朋友打声招呼就来。”

  

  谢灵玉眸子里闪过了一丝复杂的神色,最终只能轻轻的点了点头。

  

  周扬冲到了银湖会所门外的时候,那里只剩下了满脸轻蔑的陈俊生。

  

  “周扬?银湖会所也是你这个废物吊丝能来的?”

  

  这一刻陈俊生完全卸下了谦谦君子的面具,尖酸的话语充满了挑衅的味道。

  

  “陈俊生,让灵玉出来,否则我跟你没完!”

  

  “周扬,你算什么东西?你连进银湖会所的资格都没有,还想威胁我?真是个没点自知之明的臭吊丝。”

  

  真正的挑衅,从来都不是言语上的折辱,或者是肢体上的痛打,而是人格上的大辱。

  

  陈俊生见周扬面红耳赤,哈哈一笑,冷声道:“你放心,楼上包间里我已经让人提前装好了屏蔽器,你就算给谢灵玉打电话也打不通,再过几十分钟,她的身子,就要被我破了!”

  

  说着,陈俊生讥讽道:“你这废物,结婚三年,谢灵玉还是个处,你难道就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告诉你吧,谢灵玉这是等着把最宝贵的留给我呢!”

  

  周扬愤怒至极,挥拳想要打他,可他却直接迈进了银湖会所。

  

  周扬下意识要追进去通打他一顿,可刚到门口,两个神情冷峻的黑衣人便毫不犹豫的把他拦在门外。

  

  “不好意思先生,麻烦出示您的会员卡。”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情节更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或【长按识别二维码】继续阅读

↓↓↓↓↓


0
感谢鼓励,多谢打赏!
相关链接:  http://www.729827.com/3504119
资讯上传:小说人网     责任编辑:大发3d平台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不代表大发3d平台立场哦!请文明发言,非法字段将自动显示成星号(*)

0条评论

还没登录,马上登录! 登录立即注册
请登录
热门评论

作者资料

个人专辑

作者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