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高考
你当前所在位置:大发3d平台首页 > 武冈文学 > 时光穿梭机 > 2008-10-26发表的文章
时光穿梭机:去年(或前几年)某日发表的文章
  • 传说在天堂的某一天,上帝和天使们召开了一个头脑风暴会议。上帝说:“我要人类在付出一番努力之后才能找到幸福快乐,我们把人生幸福快乐的秘密藏在什么地方好呢?” 一位天使说:“把它藏在高山上,这样人类肯定很难发现,非得付出很多努力不可!” 上帝听了摇摇头。 另一位天使说:“把它藏在大海深处,人们一定发现不了” 上帝听了还是摇摇头。 又有一位天使说:“我看哪,还是把幸福快乐的秘密藏在人类的心中比较好,因为人们总是向外面去寻找自己的幸福快乐,而从来没有人会想到在自己身上去挖掘幸福快乐的秘密。” 上帝对这个答案非常满意。 从此,这幸福快乐的秘密……
  • 风尘女子系列之一 云是和我在一个院子长大的。邻居张大叔没有生育能力,便从远房亲戚那里抱养了一个女孩。云来的时候差不多四岁了,那一天的情景如同《红楼梦》中的林黛玉进荣国府,我们一众小屁孩傻呆呆地看着这位远方来的小仙女。 云比我小一岁多,和我弟弟同年。在大院子里,云的家庭相对是比较富裕的,这也不妨害我们一起玩耍。在一众小孩中,云似乎对我特别依恋,总愿意当我的“新娘”。 等我们长大依次读书,我自然比云高一个年级了,我弟弟则和云同一年级,同一个班。这种年级的差别使我和云逐渐地没有那么亲密。在学校里,每一个年级是一个天地,也就是说,各有了各的圈子。 少女怀春,少男衷情,我的弟弟一直暗恋着云,而我对云纯粹只有兄妹之情了。……
  • 她们这样成了寡妇 她们的故事发生在我懵懂的岁月里,故事很俗套,但一直搁在我的心里,在这些事情发生的时候,我还很小,小到不够资格去尝试爱情,去理解人生的无奈,和命运的残酷。很多年以后看到一句话,不是所有的爱情都值得书写。这样一些爱情也许是不值得书写的。但她们的确存在过。 第一个故事 那一年,初中毕业的她出去打工,很多年里,偶尔过年回来,变的是一次比一次更时尚的穿着,打扮,不变的是每一次都是单身一人,父母的着急,亲戚朋友的热心张罗,她好像全部看不见, 三十岁的时候,在父母对她的亲事几乎就要绝望的时候,她终于带了个男人回来,而且不是在过年的季节。她在织一件毛衣,迎着太阳,她说:这是银灰色,男人穿银灰色好看。 只是……
  • 我有一辆电动车出售,是绿泉牌子的。 只骑了半年,车子还很新。 现在天气变冷不想骑了,想出售。 但不是很了解行情,不知道能卖多少钱。 了解行情的老乡们能否像我透露一下啊,谢谢了!! 有意购买者可以跟贴或加我QQ联系。 本人QQ:307959862 需要身份验证的,请加的时候说……
  • 小时候爱玩泥巴,六岁那年的一天,我巴了一个半尺高的泥菩萨。 那是我童年中巴得最好的一个泥塑,也是我童年中做得最大最精致的一个泥人。 我用小木棍做骨架,用胶泥做泥身,还用小刀精雕细刻了泥人栩栩如生的五官。 我怕泥人晒曝,放在背阴处一点点阴干,然后再放在柴火灶边,用余热一点点地将它烤白。 我天天抱着自己做的泥人玩。因曾经和大人到庙里拜过菩萨,背人的时候,我把泥人放在屋背后的桃子树下,学着大人的样子,对着泥菩萨三跪九叩。 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模仿,只是好玩,只是喜欢自己巴的泥人。 我那泥人,五官清秀,是一个男孩子的造型。我对他三跪九叩的时候,我似乎能感觉到他的嘴角带着笑意。 但自从拥有了这个泥菩萨,我的身体却一天比一天差,……
  • 风流债 我那时住的房子是购自别人的,原来是两姊妹合建的,共楼梯。妹妹因为家庭变故把房子卖了,于是我便成了姐姐的邻居,倒也相处得和睦。 邻居的三楼大多时候都是空着的,偶尔也租给别人,时间都不太长,直到住进来一位老人。老人约莫五六十岁的样子,个子比较高大,平时衣着比较整齐,只是一个人独处,不知道是出去的时候多,还是呆在房子里的时候多,我也只很少几次在楼道里和他照过面。老人也不和周围人来往,似乎沉默寡言,显出一副暮气沉沉的样子。 其时,我正忙着自己的生意,对于这样一位邻居也不在意。有一天晚上,忽然听到沉闷的“咚”的一声,仿佛一个重物掉在地板上。我和妻疑心是不是三楼来了小偷,我们平时住在二楼,三楼大部分时候也是空着的,而楼……
  • 九九年的初春,特冷,寒冰还没融化,我就挥泪告别了爹娘、告别那喜气洋洋的春节、告别了我那初中二年级的课本、跟着一个远亲表姐踏上了南下的列车,那时我刚好十六岁。 在列车上,娘那张流泪的脸总是在脑海里展开着又重叠,娘那些絮絮叨叨的话总是在耳边响起:儿呀,不要怪爹娘,你爹那病呀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好,娘一个人没有能力供你们姐妹三读书呀……我能怪爹娘吗,我是家里的老大,我应该为爹娘分忧的。 我和表姐在广州火车站下车,然后转车去东莞长安,表姐说有熟人可以介绍进长安步步高公司的,我的身份证是借来的,我没能逃脱过步步高那人事小姐犀利的眼睛,被拒绝之门外,表姐则顺利的进了步步高公司。 当走出步步高的大门时,我迷惘了,口袋里仅仅只剩下几张皱巴巴的十元……
  • 从前,有十个人,走路走到天黑了,还没有找到住宿落脚的地方。 就在他们焦急万分的时候,眼前出现了一座大房子,估计是个大户人家,应该有大把地方住宿,于是一商量,决定今晚前去借宿。 他们走近大门,叩响门环,主人家从门缝里探出头来,问他们有什么事? 他们很有礼貌地对主人家说,走路累了,天黑了,想借你家宿一晚? 主人家是个吝啬鬼,看这十个人风尘仆仆衣衫褴褛,一看就是些穷鬼,生怕弄脏了自家的房子,当时就一口回绝了。 十个人央求了半天,主人总是不答应,很不耐烦地就要关门。 其中一个人突然灵机一动,笑嘻嘻地问他,主人家,你家有扁担吗? 主人家很奇怪,有啊,你要扁担做什么? 那人神秘地一笑,借扁担当床啊,其实我们十个睡不了多大地方的,……
  • Q友是妇科大夫,目前在东莞一民营医院工作。 10月24日晚上无聊,在网上遇到她,就随口问了一句,你那有故事没有?我没东西写了,提供点素材怎样? Q友沉吟一会,然后丢了一行字过来,有是有,只是不好讲。 我一点也不客气,想讲就讲嘛,莫扭扭捏捏,像你这样的职业,什么样的事没见过?什么样的人没见过?什么样的事不可以说啊? Q友就不客气起来,语气还有点冲,讲讲讲,讲你个头,一个做娘的怀上她儿子的崽,有什么好讲?讲出来我都嫌丢人,讲出来都没人相信,讲什么讲啊! 什么?做娘的怀上儿子的崽?这,这,这不是乱伦了吗?我听了也吓了一跳。 不是乱伦难道还是正常恋爱啊?我从医十多年,我都还是第一次见过这样的事呢! 是啊,是啊,确实不正常,好像……
文章推荐

更多>>

图片文学
  • 青山绿水青山绿水
  • 尘埃里的芬芳尘埃里的芬芳
  • 今天,写给属于自己的春天今天,写给属于自己的春天
  • 喝了点酒,胆子就肥了喝了点酒,胆子就肥了

更多>>

文学评论